合法食死徒姜清

我要写精神病患者啦!!!!


算了。
懒(……。)

嗝。换个画风玩。
结果发现这并不适合我…。

[HP/TR][医生HPx患者TR]精神病患者[一]

注意声明↓
   *假装有空调。
   *LV转生,没有记忆。
   *每章都会很短。不能再短。
   *对于Tom,Harry会很努力的掩饰自己的厌恶,我不会因为现在Tom是小孩子而让Harry对他的看法改变,Harry依然恨着LV。所以两人感情会很慢。
    *本文的Tom是有病的。不仅精神还有心理上。会引用一个太太的文里的话“如果爱不够力度,恨会支撑我活下去”。侵删。

   今日的阳光似乎想要将伦敦的一切都融化,街道上的行人无一不抱怨着这炎热的天气,一边加快了脚步,似迫不及待般想要回到家扑进那柔软的床铺,打开那在夏天看起来是如此顺眼可爱的空调。
   此时伦敦魔法界的一家巫师精神病院里新入住了一位小客人,据知情人士描述,这位小客人曾经可吓跑了不少巫医,还有一些是被气跑的,他们无一不描述那个孩子跟早已被救世主打败黑魔王一个德行。
哎哟,这可不得了。
   Harry刚刚结束了一天份的工作,他正准备放下手中的羽毛笔脱下他的白大褂,想要揉一揉他那低了一天正酸痛着的可怜的脖颈,可一阵暴躁的敲门声偏偏就像挑准了时机响起,他抱怨似的叹口气,扶了扶自己的圆框眼镜,挥了挥魔杖让门外的人进来。
   噢,看看那一头标志性的淡金色发,漂亮的浅灰色眼眸,还有那不耐烦的表情。他就知道一定是Malfoy。因为这里除了他没有人敢这么敲门了。Ron跟Hermione都是直接推门进来的。
   “什么事?”很显然,他累坏了,所以今天他不想和他的死对头顶嘴。
“看来我们伟大的救世主并不欢迎他的老同学。啊这里可真凉快。”Draco挑了挑他的眉,倚在门口看着一脸疲惫相的Harry,同时感叹了一句扑面而来的冷气。
   “F*ck……。”Harry低低的咒骂了一句。“有话快说,我很累!还有,你知道大战结束了,别提那个救世主的称呼了,不然我真的会一魔杖戳过去!Merlin啊让我消停会吧……。”他大声哀嚎着,对面的Draco盯了一会他四处乱翘的黑发识趣的只是扯了扯嘴角。
   “ok,ok。你赢了。”Draco摊摊他的手,一点也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将类似于文件的东西扔到Harry的办公桌上,引来Harry怒气冲冲的一瞪。
   “那个吓跑无数医生的混世小魔王听过没?他们打算把这个烂摊子丢给你。Tom Reed,很熟悉对吗?”Draco抱着双臂依旧倚在门口等着Harry的回应。
   Harry打开了文件袋取出里面的信息表开始认真查阅,越看眉头就蹙的越紧,最后干脆把信息表摔在了桌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啪”声。随后他开始用不大声音怒吼,不知道是对Draco还是对他们不经他的商量就把这个孩子丢给自己进行治疗。
   “他们?!他们疯了吗!”
   “大战后才刚不过一两年,他们让我看这个!看看,看看啊。这孩子,多么像Voldemort!并持有魔杖?为什么他们会让一个有病的人拿着魔杖!!好不容易脱离了那个老神经,现在他们告诉我要让我照看一个连样貌都几乎和他一样的精神病患者!”
   他气愤的用拳重重砸了一下桌子,胸口因急促呼吸快速起伏着,本就乱翘的黑发看起来更加凌乱了。
   “反正不管你愿不愿意——这烂摊子你都得接。你知道的,这不是你我能决定的。”Draco耸了耸肩,在关上门之前好心提醒了一句——哦,也许算不上提醒,不然也不会招来Harry的怒骂声。
   “待会记得去看看你的小——朋——友——噢♡”
   “F*ck me——!Malfoy!!”

   伴随“嘭”的一声响后房间门紧紧的关上了,独留我们的小医生Harry在空调房的冷风中凌乱。

   Voldemort……那个孩子。跟那个蛇脸老怪物年轻时实在是太像了。他已经死了——不、不。不能就这么放松警惕,他有预感,一种不好的预感……虽然他并不怎么相信预言这种东西。
   现在距离下班时间还差点距离,过了好一会Harry认命般重重叹了口气,开始收拾桌上到处乱丢的文件,准备去与他的“小朋友”见个面。

——————————————————
   刺目阳光透过窗户照亮原本的昏暗房间,光亮撒满每个角落,照在他病态般苍白的皮肤上。还有微微的热感。男孩儿眨了眨眼抬手遮住自己的视线并蹙起眉。
   现在还早。
   不得不说这么刺眼的阳光还一时适应不过来。还是暗点比较好适应。他怎么想着。
他抬起纤长瘦弱的手轻轻拂了拂书桌,发现上面覆着一层不明显的薄灰后厌恶神色没有一丝掩饰的浮现在他精致的脸上,他想立刻冲进厕所把自己的手洗个千把万遍,Merlin知道他现在有多么嫌弃自己那覆着灰的手指。可门外传来的“笃笃”敲门声阻止了他的行动,他的心里叫嚣着让他马上去开门,不然他会难受死的。他眯起双眸深吸一口气,心中莫名升起的怒气稍有缓和,如果不能好好控制情绪说不定会发生像上次一样的爆炸,一定又会被马上赶出去的。那肯定会成为一个笑柄。
   他快速整理好床铺扯了扯略有发皱衣角忍着心中的恶心感推开了房门。
噢,一个成年的绿眼睛巫师,还穿着这里的工作服。估计又是他们从哪里找来的医生。

   于是他毫不客气的关上了门:-D。
   Harry与他的小朋友第一次会面就吃了个闭门羹,这让Harry对他本来就不好的印象大打折扣。

“F*ck me。”

利威尔兵长xx